查看: 2597|回复: 7

历史上各朝代服饰纹样(花纹),长篇干货

[复制链接]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发表于 2018-08-28 05: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资料来自国家文化信息共享工程ZF网站  

简目:  
·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纹样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纹样演变  
·隋唐五代时期的服饰纹样  
·宋代流行的服饰纹样  
·辽、金、西夏、元时期的服装面料和服饰纹样  
·明代的服饰纹样  
·王权的标志十二章服饰纹
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纹样  
春秋战国时期的服饰纹样是从商周奴隶社会的装饰纹样传统基础上演化而来,商周时期的装饰纹样造型,强调夸张和变形,结构以几何框架为依据作中轴对称,将图案严紧地适合在几何框架之内,特别夸张动物的头、角、眼、鼻、口、爪等部位,以直线为主,弧线为辅的轮廓线表现出一种整体划一,严峻狞厉的美学风貌,象征着奴隶主阶级政权的威严和神秘,这是奴隶社会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时代风格。

春秋战国时期随着奴隶制的崩溃和社会思潮的活跃,装饰艺术风格也由传统的封闭转向开放式,造型由变形走向写实,轮廓结构由直线主调走向自由曲线主调,艺术格调由静止凝重走向活泼生动。但商周时期的矩形、三角形几何骨骼和对称手法,春秋战国时期仍继续运用,不过不受几何骨骼的拘束,往往把这些几何骨骼作为统一布局的依据,但并不作为“作用性骨骼”。即图案纹样可以根据创作意图超越几何框架的边界,灵活处理。

以湖北江陵马山砖厂和长沙烈士公园战国时期楚墓出土的刺绣纹样为例,题材除龙凤、动物、几何纹等传统题材外,写实与变形相结合的穿枝花草、藤蔓纹是具有时代特征的新题材。穿枝花草、藤蔓和活泼而富于浪漫色彩的鸟兽动物纹穿插结合,穿枝花草、藤蔓就顺着图案骨骼、矩形骨骼、菱形骨骼、对角线骨骼铺开生长,起着“非作用性骨骼”(即不是死板显露的几何骨骼)的作用。它们穿插自由,有的顺着骨骼线反复连续,有的将图案中转隔断,有的作左右对称连续,有的作上下对称连续,有的按上下、左右错开1/2的位置作移位对称连续,穿枝花草、藤蔓既起装饰作用,又起骨骼作用。在枝蔓交错的大小空位,则以鸟兽动物纹填补装饰。动物纹样往往头部写实,而身部经过简化,有的直接与藤蔓结为一体,有的彼此缠叠,有的写实形与变形体共存,有的数种或数个动物合成一体,有的动物体与植物体共生,以丰富优美和多样的形式,把动植物变体与几何骨骼结合,反映了春秋战国时期服饰纹样设计思想的高度活跃和成熟。

由于按几何骨骼对位布局,灵活运用同位对称与移位对称结合等方法,又打破几何骨骼的框架界限,因而纹样既有严整的数序条例,又有灵巧的穿插变化,虽然结构十分繁复,层层穿插重叠,仍然繁而不乱。此外,几何纹也很流行。  

战国时期服饰纹样的题材,具有一定的象征含义,当时最为流行的龙凤既寓意宫廷昌隆,又象征婚姻美满。鹤与鹿都象征长寿。翟鸟是后妃身份的标志,鸱鸺(猫头鹰)象征胜利之神,以上题材多用于刺绣中。丝织纹样因受提花工艺的限制,战国时多限于菱形纹、方棋纹、复合菱形纹及在这类几何纹内填充人物、车马、动物等的变体纹样。限于篇幅,本书未能全部收入这些精美绝伦的纹样
44b9b9f79d091037730eec6f.jpg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纹样演变
服装的款式和服饰纹样,是服饰文化面貌的标志,南北朝时期随着胡服盛行,服饰纹样从内容到形式都发生了空前的变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服饰纹样,见于文献记载的有大登高、小登高、大博山、小博山、大明光、小明光、大茱萸、小茱萸、大交龙、小交龙、蒲桃文锦、斑文锦、凤凰锦、朱雀锦、韬文锦、核桃文锦(见陆刿《邺中记》)、云昆锦、列堞锦、杂珠锦、篆文锦、列明锦(见王子年《拾遗记》)、如意虎头连壁锦(见《太平御览》卷八一五)、绛地交龙锦、绀地句文锦(见《三国志·魏志·东夷传》)、联珠孔雀罗(见《北齐书·祖珽传》)等。从这些锦名可知有一部分纹样是承袭了东汉的传统的,有一部分则是吸收了外来文化的结果,如联珠孔雀罗就是。  

再据各地出土南北朝时期的纺织品实物和敦煌莫高窟壁画的纹样来看,大凡东汉式的传统纹样,此时画工和工艺技巧都已不及东汉精美,意味着东汉式动物云气纹已经衰退过时,代之而起的服饰纹样可归纳为如下各种类型:  

1.传统的汉式山云动物纹  

此类纹样盛行于东汉、紧凑流动的变体山脉云气间分列奔放写实的动物,并于间际嵌饰吉祥文字,如1995年在新疆民丰尼雅遗址出土的一批魏晋时期的衣物中,有一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铭文的山云动物纹锦护膊,保持了汉代传统风格,十分珍贵。  

2.利用圆形、方格、菱形及对称的波状线组成几何骨骼,在几何骨骼内填充动物纹或花叶纹  

此类纹样在汉代虽已有之,但未成为最主要的装饰形式。且汉代填充的动物纹造型气势生动,南北朝填充的动物纹多作对称排列,动势不大,多为装饰性姿势。汉代填充的花叶纹多为正面的放射对称型,南北朝填充的花叶纹则有忍冬纹等外来的装饰题材。  

3.圣树纹  

是将树形简化成接近一张叶子正视状的形状,具有古代阿拉伯国家装饰纹样的特征,后至公元7世纪初伊斯兰教创立以后,圣树成为真主神圣品格的象征。  

4.天王化生纹  

纹样由莲花、半身佛像及“天王”字样组成,按佛教说法,在欲界六天之最下天有四天王,凡人如能苦心修养,死后能化生成佛。  

5.小几何纹、忍冬纹、小朵花纹  

圆圈与点子组合的中、小型几何纹样及忍冬纹,此类花纹对日常服用有极良好的适应性,对后世服饰纹样影响很深。从形式上看,也是秦汉时期所未见过的。它的流行当和西域“胡服”的影响有关

08dc421fab33e376f624e48e.jpg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隋唐五代时期的服饰纹样  
隋唐五代时期除ZF官员按制度穿用规定花色的官服之外,一般生活服装流行图案花式丰富多彩。概括起来,大体有如下各大类:  

(一)联珠团窠纹  

纹样基本骨骼为平排连续的圆形组成作用性骨骼,圆周饰联珠作边饰,圆心饰鸟或兽纹,圆外的空间饰四向放射的宝相纹。这种形式受波斯萨珊王朝(公元226年至640年)的影响。也可能是当时出口贸易适销的花样。盛行于北朝至唐代中期。  

(二)宝相花纹  

由盛开的花朵,花的瓣片,含苞欲放的花,花的蓓蕾和叶子等自然素材,按放射对称的规律重新组合而成的装饰花纹。灵感来自金属珠宝镶嵌的工艺美及多种花的自然美。  

(三)瑞锦纹  

由雪花的自然形态加工成多面放射对称的装饰形态,寓"瑞雪兆丰年"的吉祥含义。  

(四)散点式小簇花、小朵花  

取花叶的自然形做成对称形小簇花,作散点排立。流行于盛唐。  

(五)穿枝花  

以波状线结构为基础,将花、花苞、枝叶、藤蔓组合成富丽缠绵的装饰纹样。流行于唐、宋、明、清。也称唐草纹。  

(六)鸟衔花草纹  

多为鸾凤、孔雀、大雁、鹦鹉等禽鸟嘴中含着瑞草、璎珞、同心百结、花枝等,有的作飞翔式,有的作栖立式。  

(七)狩猎纹  

作自由散列式或联珠团窠式。  

(八)几何纹  

有龟甲、双距、方棋、双胜、盘绦、如意等形式。隋唐时期纹样造型丰腴、主纹突出,地部疏朗,常用对称构图,色彩鲜丽明快。至五代纹样渐趋写实细腻,如孟蜀时成都蜀锦有长安竹、天下乐、雕团、宜男、宝界地、方胜、狮团、象眼、八搭韵、铁梗襄荷等,这些花式名称,宋代继续流行,并对明清时期织锦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32d4951f129d58dda6866963.jpg 5b1802b7ef9c85e131add18a.jpg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代流行的服饰纹样
宋代的服装面料,讲究的以丝织品为主,品种有织锦、花绫、纱、罗、绢、缂丝等。宋代织锦以成都蜀锦最有名,花纹有组合型几何纹的八搭晕、六搭晕、盘毯等。几何填花的葵花、簇四金雕,大窠马打毯,雪花毯路、双窠云雁等。器物题材的天下乐(灯笼锦,是文彦博在成都为谄媚仁宗张贵妃而创制)。人物题材的宜男百花等。穿枝花鸟题材的真红穿花凤、真红大百花孔雀、青绿瑞草云鹤等。花卉题材的如意牡丹、芙蓉、重莲、真红樱桃、真红水林檎等。动物题材的狮子、云雁、天马、金鱼、鸂鶒、翔鸾等。几何纹的龟纹、曲水、回纹、方胜、波纹、柿蒂、枣花等。宋代服饰纹样受画院写生花鸟画的影响,纹样造型趋向写实,构图严密。宋代的纹样风格与唐代截然不同,而对明清时期的影响非常明显,无论从题材到造型手法,几乎都形成了一种程式。  

宋代由于国力衰弱,财力空虚,大量织锦用于向异族纳贡或贸易,国内统治者服装面料大部分以绫纱为主,湖南衡阳何家皂北宋墓、江苏金坛茅麓南宋周瑀墓、福州北郊浮仓山南宋黄升墓出土的实物都如此。北宋初年,宋朝皇家仪仗队都穿锦绣的服装,后来就改用印花代替,印花工艺禁止民间使用。但宋代官僚地主唐仲友就违禁在家乡婺州开彩帛铺,套用公款雕制印花版印染斑缬。洛阳贤相坊民间也有著名的李姓印花刻版艺人,被称为“李装花”。《图书集成》卷六百八十一《苏州纺织物名目》讲到南宋宁宗嘉定年间(公元1208年至1224年),嘉定安亭镇有归姓者创始药斑布,“以布夹灰药而染青;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诗词各色,充衾幔之用”。药斑布又名浇花布,就是现今民间的蓝印花布的前身。这种印花布,是民间妇女重要的服装面料。  

宋代刺绣工艺已经高度发展,福州南宋黄升墓出土的衣服,一般都用刺绣花边沿边。题材以写生花卉为主,并将一年四季的各种花卉组合成“一年景”的花饰,对后世也有很大的影响。  
  
下图:长安竹纹
7951ba46e10f371c6b63e5a4.jpg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金、西夏、元时期的服装面料和服饰纹样
公元11世纪至14世纪由于游牧民族入侵中原,促使中华服饰文化胡汉合流,在衣料中最高贵的丝绸,由于蚕桑基地不能迅速转移,故契丹、女真、党项、羌、蒙古等族均仰仗汉族生产供应,契丹族居住处有一些回纥族移民能织缂丝衣袍,西夏王朝也在其领地设有自己的缂丝工场,蒙古族建立元朝之后,曾用武力从西域俘虏一批西域的织金绮工人迁徙宏州进行生产,这些手工技艺都很快为汉人所掌握,加之游牧民族统治者进入中原,很快都被汉族传统的礼仪文化所感染,先后承袭汉族儒学衣冠传统厘定舆服制度,故只能在服装款式方面输入一些符合劳动功能的因素,促使中华传统服式逐渐向结构的简化和功能的合理方面有所改革,而在装饰纹样方面,则因汉族的传统纹样题材内容往往具有政治伦理的内涵,而这些内涵又恰恰能为巩固封建的政治制度服务,因而乐于为入侵的统治者所吸收。  

契丹族的服饰纹样,从赤峰辽驸马墓出土实物来看,有龙、凤、孔雀、宝相花、璎珞等,都与五代时期汉族装饰纹样风格相同。辽宁法库叶茂台相当于北宋时期的辽墓出土的棉袍,上绣双龙、簪花羽人骑凤、桃花、鸟、蝶,则与北宋汉族装饰纹样风格一致。山西辽墓出土的丝绸如穿枝花鹦鹉璎珞及小团纹牡丹等,形式更与北宋相同,近年在美国纽约展出由美国大都会美术博物馆和美国克里夫兰美术博物馆收藏公元11世纪至13世纪的丝绸,其中有百花撵龙缂丝袍料等珍贵文物,是过去从未见过的,其艺术风格具有中国草原文化和宋代装饰艺术互相融合的特点。1995年香港东方陶瓷学会和香港市政局联合在香港举办“锦绣罗衣巧夺天工”展览,其中第二号展品《缂丝花鸟纹袍服片幅》,这幅缂丝的花鸟纹饰与北宋缂丝紫汤荷花、紫天鹿等风格相近,而其上部作开光云肩的范围内有一个红色圆形,圆形中饰有一只三足鸟,象征太阳,显然这是承袭了隋唐以来皇帝礼服有“肩挑日月,背负星辰”的纹饰的做法,而这件袍料的纹样布局及整体风格,又与华夏民族的龙袍不同,因此可能为辽国国王早期袍服的面料。  

金代常服春水之服,绣鹘捕鹅、杂以花卉。秋山之服以熊鹿山林为题材,这与女真族生活习俗有关。金朝仪仗服饰,以孔雀、对凤、云鹤、对鹅、双鹿、牡丹、莲荷、宝相花为饰,并以大小不同的宝仙花区别官阶高低,题材也与唐宋时期汉族装饰图案相类,而图案形式,则与元代相近。  

西夏的衣服面料实物,1975年银川西郊西夏陵区108号陪葬墓墓室中曾出土一些丝织品残片,其中有正反两面均以经线起花,经密纬疏的闪色织锦,有纬线显花空心工字形几何花纹的工字绫,现藏宁夏hui族自治区博物馆。1976年在内蒙古自治区黑水城遗址以东20公里的老高苏木遗址出土穿枝牡丹纹和小团花纹丝织品残片,以及牡丹纹刺绣残片,作风写实,具有民间气息,与宋代装饰艺术作风一致。  

内蒙古自治区黑水城老高苏木西夏遗址出土的牡丹纹、小团花纹丝织刺绣纹样及银川西夏陵区出土的工字纹绫纹样,与宋代汉族装饰艺术风格一致。  

元代的服饰纹样,无论是在山西芮城县永乐宫著名的元代壁画人物衣着,或是在《元典章》所载丝织品名目,或南北各地出土实物中所见到的,题材内容和装饰风格,大致都是在承袭两宋装饰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发展,只有少数织金锦纹样糅入一些西域图案的影响。  

元代仪仗仍穿袧服,以各种生色花(写生花)为饰,《元典章》所载丝织品名目,大多用织金,如织金胸背麒麟,织金白泽,织金狮子,织金虎,织金豹,织金海马。另有青、红、绿诸色织金骨朵云缎、八宝骨朵云、八宝青朵云细花五色缎等花样。元代的服装曾先后在内蒙古集宁路故城、苏州张士诚母曹氏墓、山东邹县李裕庵墓等处出土。内蒙古集宁路元代故城出土的绣花夹半臂,衣长62厘米,两袖通长43厘米,袖宽34厘米,领口深3.5厘米,腰宽53厘米,下摆宽54厘米,用棕色四经绞罗作面料,衣领及前襟下部用挖花纱缝拼,米黄色绢作里,两肩所绣花纹极精细。有坐于池旁柳下看鸳鸯戏水的女子,坐于枫林中的男子,扬鞭骑驴的女子,以及莲荷、灵芝、菊、芦草、鹤、凤、兔、鹿、鲤、龟、鹭鸶等。其余衣身绣散点折枝花。绣法近于苏绣针法。山东邹县元李裕庵墓出土的有男绸袍、女斜裙等,有一件香黄色梅雀方补菱纹暗花绸夹半臂,补内织写实的梅树、石榴树、雀鸟、萱草等,雀鸟栖于树枝上对鸣呼应,极为生动。女裙为驼色荷花鸳鸯暗花绫制作,由莲花、鸳鸯、红蓼、茨菰、双鱼、四瓣花、水藻等排成满地散点,下衬曲水纹。香黄色如意连云暗花绸女夹袍,为交领、右衽、窄袖、腋下打裥,后中缝及左边开气,图案为穿枝灵芝间以古钱、银锭、珠、金锭、火珠、犀角、珊瑚等杂宝,花纹单位为9厘米×6厘米,苏州张士诚母曹氏墓出土的绸裙和缎裙,图案为团龙戏珠、祥云八宝、双凤牡丹及穿枝宝仙等,基本上都继承了宋代写实的装饰风格和柔丽之风。但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南郊盐湖一号古墓出土的黄色油绢窄袖辫线袄,肩领袖及襟边所镶纳石矢(织金锦),纹样造型粗犷,反映了蒙古游牧民族的审美爱好。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元代红地龟背团龙凤纹纳石矢佛衣披肩的图案,风格一致
90df6688493e0d81a4c272d5.jpg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代的服饰纹样  
(一)明代龙袍的几种款式  

a.十二团龙衮服  

1958年北京定陵万历皇帝棺内西端南侧出土一件缂丝衮服,出土时衮服上面放有绢质标签,墨书“万历四十五年……衮服”等字样。衣长135厘米,两袖通长234厘米,大襟宽135厘米,小襟宽98厘米,袖宽55厘米,袖口宽18厘米,盘领贴边宽3.2厘米,领口宽17厘米,领口直长19.6厘米。此件缂丝衮服由大襟(含左袖)、小襟(含右袖)、后片(领部至下摆底边)三部分组成。后片与其他不相连缀。里子为黄色方目纱,面与里之间有衬层,以绢、纱、罗杂拼缝制。两腋下均钉有丝带鼻,腋下留有开口,以便与衣襟上的罗带相拴结。  

衮服主要纹饰为十二章,其中团龙12,用孔雀羽线缂制,前身、后身各3(径32厘米),两肩各一(径29厘米),下摆两侧各二(径28厘米)。日、月、星辰、山纹分布在两肩、盘领背部下方和肩部。四只华虫(雉鸡)在肩部下侧。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织成两行,相对排列于大襟上。  

b.四团龙袍  

在前胸、后背、两肩各饰团龙纹一个。胸、背为正龙,两肩为行龙,侧身、方向相向。袍身织有其他暗花。  

c.柿蒂形龙袍  

在盘领周围的两肩和前胸后背部位划出一个柿蒂形装饰区,用金边标示之。在区内前胸后背各饰一条正龙,两肩各饰一条侧身龙,方向相向,靠近金边用海水江牙纹为饰。金边以外部位织其他暗花。或在前胸后背及两肩各饰两条行龙。  

d.柿蒂形过肩龙袍  

在盘领周围的柿蒂形装饰区内饰两条过肩龙,龙头一个位于前胸,一个位于后背,均为正面形,龙身各向肩部绕过。明朝称这种形式为“喜相逢”。其他部位织暗花。  

e.过肩通袖龙襴袍  

在柿蒂形过肩龙袍形式上再在两袖各列一条立龙龙襴,另在前大襟、后襟的下摆当膝部位各饰横襴,前后襟的横襴各饰行龙四条。其他部位织暗花。  

(二)明代宫中的时令服装花式  

明代宫中根据时令变化,换穿不同质料的服装,并吸收民间风俗,加饰象征各个时令的应景花纹。  

年节  

农历正月初一正旦节,从腊月二十四祭灶之日起,宫中穿葫芦景补子及蟒衣,帽上佩大吉葫芦、万年吉庆铎针(铎针为帽前额正中的饰物)。  

b.元宵  

正月十五上元节,亦称元宵节,内臣、宫眷穿灯景补子蟒衣,衣上饰灯笼纹样。  

c.清明  

三月初四,内臣、宫眷换穿罗衣,清明节穿秋千纹衣服。至四月初四换穿纱衣。  

d.端午  

五月初一起至十三,宫眷、内臣穿五毒艾虎补子蟒衣。五毒指蝎子、蜈蚣、蛇虺、蜂、蜮(guō音锅)。艾虎为口衔艾叶的老虎,寓驱毒避邪的意思。  

e.七夕  

七月初七七夕节,宫眷穿鹊桥补服,古代神话,七夕牛郎和织女在天河相会,这一天喜鹊飞上天去为他们俩搭桥。  

f.中秋  

八月十五中秋节,宫中赏秋海棠、玉簪花,穿月兔纹衣服。古代神话说月中有月兔,故以玉兔代月。  

g.重阳  

九月初九重阳节,御前进安菊花,宫眷、内臣自初四换穿罗衣,饰重阳景菊花补子。  

十月初四  

宫眷、内臣换穿纻丝。每年小雪之后至立春之前,羊绒衣服随纻丝穿之。  

i.冬至  

十一月冬至节,宫眷、内臣穿阳生补子蟒衣,其纹样为童子骑绵羊,肩扛梅枝,梅枝上挂鸟笼,亦称太子绵羊图。  
j.一年景  

明代的一年景纹样,一般系由牡丹(春)、荷花(夏)、菊花(秋)、梅花(冬)组成。  

k.万寿圣节  

即皇帝生日,宫中穿“万万寿”、“洪福齐天”纹样的衣服。  

l.颁历  

每当皇帝改换年号颁布新历,宫中穿“宝历万年”纹样衣服,以谐音的图案八宝、荔枝、卍字、鲶鱼来寓意。  

上举各种纹样,有的作为补子,有的在团花或柿蒂龙纹及膝襴龙纹中作为附属装饰,有的是在衣身的暗花中表现。现今在明代出土的衣物及传世《大藏经》的裱封丝绸纹样中尚能见到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明代服饰纹样中的吉祥图案  

装饰纹样要求美与内容吉利的统一,是我国服饰艺术的特色。宋元以来,随着理学的发展,在装饰艺术领域反映意识形态的倾向性越来越强化,社会的政治伦理观念,道德观念,价值观念,宗教观念都与装饰纹样的形象结合起来,表现某种特定的含义,几乎是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后来图案界就把它们叫作“吉祥图案”。吉祥图案利用象征、寓意、比拟、表号、谐意、文字等方法,以表达它的思想含义。  

1.象征  

就是根据某些花草果木的生态、形状、色彩、功用等特点,表现特定的思想。例如石榴内多子实,象征多子。牡丹花型丰满色彩娇艳,被诗人称为“国色天香”,“花中之王”,“花中富贵”,故象征富贵。葫芦和瓜瓞(小瓜为瓞)、葡萄、藤蔓不断生长,不断开花结果,象征长盛不衰子孙繁衍。灵芝可以配药,久服有健身作用,象征长寿。明嘉靖皇帝派人访寻灵芝,陕西户县人王金贡献一座由一百八十多颗灵芝装成的芝山,名仙应万年芝,受嘉靖皇帝恩赏,后来王金封官加爵,又继续进献灵芝,最后用灵芝配龙涎香放银器中献给嘉靖皇帝,嘉靖皇帝中毒身亡,王金也被砍头。明代丝绸纹样中灵芝纹用得很多,因灵芝形状像如意,又象征长寿。  

2.寓意  

借某些题材寄寓某种特定的含义,寓意必须使人理会,故多与民俗或文学典故有关。如莲花在佛教中是清净纯洁的象征,王茂叔爱莲,因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故莲花当做纯洁的象征。晋朝葛洪在《抱朴子》中说,“菊花长期服用能清心明目,可长寿”。《名山记》说,“道士朱孺子,在吴末入王笥山,服用菊花,后来升天”。故菊花也寓意长寿。晋陶渊明种菊东篱,故喻菊花为隐逸。传说王母种桃,三千年结果,吃了可以极寿,故桃子寓意长寿。《汉武内传》记载,汉武帝时,东方朔为了长寿,三次偷食王母的仙桃。  

3.比拟  

赋予某种题材以拟人化的性格。如梅花在一年中开花最早,被称为花中状元。梅花枝干孤高挺秀,不畏寒冷,故又把梅花比拟文人清高。南宋马远把梅花、松、竹与《论语·季氏》的“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联系起来,作松竹梅《岁寒三友图》,后三友图在装饰纹样中普遍流行。并蒂莲花则比拟爱情忠贞。明定陵孝靖皇后棺曾出土喜字并蒂莲织金妆花缎。  

4.表号  

以某些事物作某种特定意义的记号,如把萱草称为宜男草、忘忧草,是母亲的表号。佛教的八种法器宝轮、宝螺、宝伞、宝盖、宝花、宝罐、宝鱼、盘肠是吉祥的表号,称为“八吉祥”等。  

5.谐音  

借用某些事物的名称组合成同音词表达吉祥含义。如用玉兰、海棠、牡丹谐音玉棠富贵。灵芝、水仙、菊花谐音灵仙祝寿。用五个葫芦与四个海螺谐音五湖四海等等。  

6.文字  

如卍字、寿字、福字、喜字都是明代服饰纹样中常用,还有“百事大吉祥如意”七字作循环连续排列,可读成百事大吉,吉祥如意,百事如意,百事如意大吉祥等

6

主题

72

麻布

8

丝绸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8 05: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战姬Comic 于 2018-8-28 05:14 编辑

(四)明代服饰中的动物图案  

明代服饰中常见的动物图案有现实性的动物,如兽类中的狮子、虎、鹿。飞禽类中的仙鹤、孔雀、锦鸡、鸳鸯、鸂鶒、喜鹊。鱼类的鲤鱼、鲶鱼、鳜鱼。昆虫类的蝴蝶、蝙蝠、蜜蜂、螳螂等等,同时还有想象性的动物龙、蟒、斗牛、飞鱼、麒麟、獬豸、凤凰等等。  

狮子除用在品服补子上表示官位等级外,并以大狮小狮相戏谐音太师少师,狮子滚绣球则象征喜庆。  

虎口衔艾叶是端午节镇ya五毒的象征。  

仙鹿、仙鹤均象征长寿,孔雀、锦鸡象征地位,鸳鸯、鸂鶒象征婚姻美好,喜鹊为七夕应景花纹,与梅花相配为喜鹊登梅,象征喜报新春。  

鲤鱼跳龙门寓科举得中,鲤鱼系飘带则为八吉祥纹样之一。鲶鱼、鳜鱼象征丰收。  

蝙蝠谐音福字,与卍字组合为万福的象征,蜜蜂与灯笼、稻穗组合,象征五谷丰登。  

(五)明代服饰中的自然气象纹  

以云纹最突出,云纹有四合如意朵云,四合如意连云,四合如意七窍连云,四合如意灵芝连云,四合如意八宝连云,八宝流云等,雷纹一般作为图案的衬底。水浪纹多作服装底边等处的装饰。也有作落花流水纹的。  

(六)明代服饰中的器物纹样  

灯笼纹是元宵节应景的纹样。樗蒲纹为散排的两头尖削中间宽大的梭形纹样。梭形内常填以双龙、龙凤、聚宝盆等花纹。八宝纹由珊瑚、金钱、金锭、银锭、方胜、双角、象牙、宝珠组成,象征富有。七珍纹由宝珠、方胜、犀角、象牙、如意、珊瑚、银锭组成,象征富有。八吉祥由佛教的八种法器组成,已见前述。  

(七)明代服饰中的几何纹样  

有三种类型,①:八达晕、天花、宝照等纹样单位较大的复合几何纹,基本骨骼由圆形和米字格套合连续而成,并在骨骼内填绘花卉和细几何纹。这类花纹只少量用于服饰。②:中型几何填花纹,如盘绦纹、双距纹、毬路纹等。有一部分用于日常服装。③:小型几何纹,如卍字:连续不断的卍字纹称作曲水或万字不断头。龟甲纹:传说伏羲时,有龙马从黄河负九州地图而出,有神龟从洛水负洛书而出,伏羲乃据以画成八卦,故将龟视为灵物,又是长寿的象征,在服饰纹样中以六角形连续称为龟甲纹。方胜纹:为菱形相叠的纹样,古时称之为长命纹。方纹:方为地的象征,方者中矩,《论语·雍也》:“可谓仁之方也。”把方作为仁德的象征。四合和四出纹:为方形的变化,四合是向心的,象征团聚,四出是离心放射的,象征发展生长。柿蒂纹、枣花纹均属此类。毬路(露)纹:为双重圆形交切组合,象排列整齐的彩球,圆形团结谓之毬。连钱纹:为圆形相咬成铜钱形的纹样,象征富有。锁子:仿锁甲形状绘成的几何纹,有辟邪的含义。  

(八)明代服饰中的人物纹样  

主要有百子图、戏婴图、仕女、太子及神仙、佛像等。  

在阶级社会,服饰纹样受统治阶级审美思想尺度的支配,但宫廷服饰和民间服饰是对立的民族文化的统一体,它们又互相渗透,互相影响。民间著名的服饰工艺是宫廷和官府掠取的对象,民间能工巧匠的精心杰作,民间丰富多彩的生活情调和服饰艺术,不断向宫廷渗透。而民间服饰艺术中也会带有一些统治阶级思想的感染,例如明代松江一带的民间浇花布(蓝白印花布),图案题材中龙凤、麒麟、狮子、仙鹿、岁寒三友等所包含的思想,亦不免带有封建社会的烙印。  

自然界的事物本身无所谓意识,在明代社会,人们根据当时的意识观念赋予服饰纹样以某种象征意义。随着时代的变化,旧的意识将渐渐失去原有的现实性,而它们所具有的材质、工艺、色泽、形式的美,则将留给后代以无穷的享受 604a47036cb229f908fa938a.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